告御状的艺术

随州汽车网 2019-10-08

本文转自公众号:林家的私塾  作者:林家大叔


2019年才开了个头,就已然是一片乱象。


新东方年会的一个歌舞节目《释放自我》刷爆网络,留下许多金句令人回味。


“只想应付考核,不想踏实干活,出现问题只会互相甩锅。”


“什么独立人格,什么诚信负责,只会为老板的朋友圈高歌。”


“干活的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


不可谓不犀利,简直就是刀刀要见血,句句要夺命的架势。新东方的官方回应中说了这么一句:“借用吐槽大会的那句话‘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我只想说,这哪里是吐槽,这分明就是告状嘛。而且,还告的是御状,直达天听。


选在全集团的年会上告状,就如同古时候在大街上拦轿喊冤是一个效果。什么叫一个效果?就是这么做是有风险的。如果拦的是个好官,愿意听听冤情,少则给点建议多则亲自过问,那就拦得值得了。可万一拦的并非好官,不耐烦听这些烦心的所谓冤情,轻则驱赶重则杖责,那可就拦得不值得了。而告御状则是要拦皇帝的道,烦皇帝的心。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新东方这个年会节目的创作者和表演者们,就没有想过自己是在告御状吗?就没有考虑过对自己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吗?


所幸,结果是有利于这些表演者的。俞敏洪不仅转发了这个节目的现场视频,而且还决定给6位表演者奖励12万元人民币。从结果看,这御状告得是非常成功啊。且不论反映的问题会不会被解决,光是重奖告御状的人就立刻赢得各方舆论的一片叫好。感言直谏的员工赢了,开明包容的老俞赢了,锐意变革的新东方赢了。虽然规模比不上BAT,但新东方的这一波操作妥妥秒杀BAT的员工们和高管们。


这步棋,走得真是妙啊。


到底是吐槽,还是告状,还是有人授意的敲打,真相不是我们吃瓜群众能够简单获得的。HR的角度,自然是定位为吐槽最好。可大可小,可进可退。员工的角度,自然是定位为告状最好。切身利益,岂是玩笑。老俞的角度,自然是定位为敲打最好。借题发挥,不怒自威。


俞敏洪在2019年已经连发了五封高管邮件,直指新东方内部的管理弊端,要求推动内部变革,脱胎换骨,再造新东方。可以说,变革之风在这个寒冬早早地吹到了新东方每个人的面前。按俞敏洪的说法,这个变革,相比平庸的员工,更重要的是要处置那些平庸的管理者。因此,年会之前,对管理层动刀的肃杀之气已然发动。新东方的任何一名高管,都不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因此,俞敏洪是不是事先知道这个节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负责年会的高管定然清楚这个节目很大概率会获得俞敏洪的肯定。也许节目最初的版本并没有这么毒舌,也许年会现场的6位员工这次真的只是表演者……可以有很多的也许,但确定的只有一个:精心编排的节目,精确拿捏的尺度。


想要的效果都得到了,甚至超越了预期。但真正的效果不是热闹,而是变革的成果。


新东方的官僚主义真的会改变吗?

平庸的管理者真的会受到处置吗?

能干活的人真的就会获得机会吗?

……


一切,仍是未知之数。


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林老师有一次出差,刚下飞机就接到领导电话,询问最快什么时间可以赶回公司,有要事需要面议。时值周末,我立刻调整行程,周天匆匆赶回,拜会领导。谜题揭晓,原来有一个迫在眉睫的棘手难题希望我来牵头解决。恳切之殷,寄望之切,溢于言表。总而言之,此事非我莫属,只差当场拿出一张委任状了。接下来的故事,是没有故事。懂的自然懂。


官僚主义的一大特点就是官官相护、利益捆绑。不知道俞敏洪这次,是否真有决心把新东方的整个管理队伍来个大调整。有人说,所有的管理问题,归根到底都是大老板自身的问题。我很赞同。这次的变革,如果俞敏洪没能先从自身找原因做改变,那我认为新东方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形也许会换,但内核还将是同样官僚做派。所谓“雷声大,雨点小”。最后被清洗的,当然会有一些平庸的管理者,但也会有一批真正想做事的人被顺便出局了。


变革,不是喊喊口号表表态吐吐槽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