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CEO首度回应德云社吴鹤臣“诈捐”:确实困难

通信世界 2019-12-02

水滴筹CEO沈鹏回应吴鹤臣筹款事件

距离“德云社演员吴鹤臣患病众筹百万医疗费”事件已经过去十余天。这期间社会各界质疑不断,病人家属、水滴筹、德云社,以及民政部等方面均给予了不同程度的回应。

5月11日,腾讯新闻&原子智库发起的“中国益公司”愿景演讲在北京举行,著名企业家及公益人士就“创变:商业思维再造”主题展开讨论。水滴CEO沈鹏到现场发表演讲。

在演讲中,沈鹏也首次回应了德云社演员筹款风波。

沈鹏认为,吴鹤臣的家人在水滴筹发起筹款,初审通过不代表案子通过。“我们制订规则的理解是,当一个人有困难,把基本病情和财务情况真实、没隐瞒地全部公开,我们就会初审通过。”后续还会有连续的审核。沈鹏认为,网上很多水军和自媒体有误导性地“带节奏”,使水滴公司和德云社都卷入到了舆论中。

水滴筹CEO首度回应德云社吴鹤臣“诈捐”:确实困难

以下是沈鹏演讲正文节选:

我们的水滴公益是民政部审批颁发资质的平台,这个业务的本质一端是公益基金会,公益基金会可以入驻水滴公益平台,可以发布公益项目。另一端是组织会员们、网友们来进行捐赠,截止到目前有很多公益基金会入驻了我们,包括壹基金、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众多知名公益基金会,也联合这些公益基金会在做很多有意义的项目。这个平台上线大概半年多时间里,发起了1400多个公益项目,截止到目前筹到1亿多善款,捐款人次超过520万。

其实每一个公益项目,还有每一个筹款人背后也有他的故事,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是让我们感动。我们公司经营三年多的时间里,也是经常会得到一些网友的小议论,但是更多的是得到了网友的鼓励,得到了权威机构的认可。但是真正能够让我们坚持下来的其实是每一个网友背后的故事。这个故事是一个小伙和他女朋友刚刚谈恋爱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只是三个月的时间,但是他发现女朋友得了一场大病,是结核病。这个小伙第一反应是选择了回贵州去接女朋友回到他所在地,去支持他女朋友把这个病治好,而不是说选择了放弃或者其他。

还有一个故事。一个慈父的女儿因一场爆炸事件烧伤面积80%多,女儿在病床上躺着治疗,整个家庭在变卖家产。他们家为了给女儿治疗,已花费了100多万人民币。女儿躺在6层病房里,父亲是在4层病房里,因为父亲把一只腿的皮肤植到了女儿身上。他们在治疗过程中,在水滴筹发起筹款,我们也号召众多网友快速筹到资金缺口,让他女儿顺利把植皮手术做完。

除了一些得大病遇到个人困难的用户,我们也在联合各大基金会做一些更有社会意义的项目。比如去年8月广东省发大水,我们联合壹基金,用了大概十个小时时间,快速号召9万网友筹到200多万善款,并且第一时间把物资运送到水灾现场。前段时间四川凉山森林火灾,我们设立救灾项目,短短几个小时时间联合十几万网友,快速筹到了300多万的救急钱。

我们这家公司一直定位于服务广大基层人民群众,我们的核心市场是在三四五线城市,以及头部城市的年轻人或老年人。从地理位置来看,我们70%以上的筹款用户、入驻用户、捐款用户都来自于这些城市。从我们当前在做的事前保障业务来看,我们的家庭构成也是偏向于这些群体。

前段时间我入学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马云老师说了一句话“好的商业是最大的公益”,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鼓舞的。他说,在中国当前的阶段来看,企业没有大小之分,企业的价值更多体现在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上。

过去三年里,我们的经营非常艰难。我们定位自己是一个社会企业——不是公益基金会,也不是注册为非营利组织。我们是注册为一个商业公司,拿的是风险投资。截止到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从天使、A轮到B轮的融资,这一路走来主要靠腾讯公司、IDG资本、高榕资本、创新工场等机构支持我们。我们在努力实现梦想、使命、初衷,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可持续化经营,以此回馈股东。

一方面,我们要在事前保障上做良性经营,同时还要在事后救助上坚持做非营利业务。这期间也是遇到过很多议论、讨论或者融资过程的反对意见或不理解。但截止目前来看,我们走过了最艰难的阶段,公司目前盈亏平衡,更多是商业健康险的收益在养活公司。公司的盈亏平衡是建立在提供2000多个全职就业岗位的基础上,实现了这件事情。作为互联网公益第一梯队的从业公司,作为细分领域第一梯队的领军者,我们感受到了责任和担负的压力。

大家都知道,前几天德云社的工作人员吴鹤臣得了脑溢血,他的家人在水滴筹发起筹款。吴鹤臣的家庭在他个人得脑溢血之后,其实还是有一点压力的。新闻里说他家有两套房,其实他的两套房一套是他爷爷的,另一套是他父亲的,并且都是公租房。新闻里说他家有辆车,其实他家里有亲人是瘫痪的,他个人得了脑溢血,这辆车短期内不能快速卖掉。本来是二手车,也不太好卖,更多是用这辆车为家里的病患进行服务。

这种情况下,吴鹤臣的家人在水滴筹发起筹款,通过初审。初审通过不代表案子通过,还有复审和公示,我们制订规则的理解是,当一个人有困难的时候,把基本病情和财务情况确保真实、没有隐瞒全部公开,我们就会初审通过。剩下之后就可以先让他在社交网络传播筹款,这时候就进入复审环节。

其实复审涵盖了社交审核的一些手段,他在朋友圈传播的时候,有些人会发现他有隐瞒的情况、有作假就会举报,这也是辅助我们审核的手段。我们也会监控舆情,看哪些方向有问题,需要他继续提交资料。后面提款需要把所有资料进行公示,由网友投票决定他是否可以把钱提出来,我们还有后面很长的审核流程。

在这过程中,你会发现网上有很多水军、很多个别自媒体,他们带有误导性地在强调“有房有车”这个要素,攻击这个家庭。我们和德云社都卷入这个舆论当中。

水滴公司是这个行业的第一梯队玩家,我们要有合理的解释,但更多要把时间用在联合相关的监管方和相关部门,希望共同探讨,如何更好地把流程迭代出来。

我们不想因为大众认知不匹配,就产生不必要的舆论。作为行业领军者,作为行业第一梯队玩家,我觉得我们一定要承担起责任,快速和友商们共同建立更大的自律组织,更好迭代我们的自律公约,让这个和约变得更好。我们还在努力中。我们想更踏踏实实把这个事情做好,有一天能够使世界变得更美好。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本文根据腾讯深网、新京报等综合整理

往期经典回顾

水滴筹CEO首度回应德云社吴鹤臣“诈捐”:确实困难水滴筹CEO首度回应德云社吴鹤臣“诈捐”:确实困难水滴筹CEO首度回应德云社吴鹤臣“诈捐”:确实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