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六安都市网 2019-05-14

公元1399年,靖难之役爆发。当时,诸多藩王中仅有宁王朱权鼎力支持燕王朱棣。朱棣得手后并没有兑现“平分天下”的承诺,反而过河拆桥,把朱权挤到了当时偏远贫瘠的江西一带。纵使朱权脾气再好,这样的欺骗和羞辱也是难以忍受的,此事也注定了日后一场灾难的发生。正德十二年,蒙古小王子率精锐犯境,年轻的明武宗御驾亲征并击退强敌。

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朱厚照在军事方面的才华究竟有多强,这是历史上的一大悬案。毋庸置疑的是,击退鞑靼一役给了这位之前一直藏在豹房里“导演”战争的年轻皇帝极大的自信,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更大的、可以一展身手的舞台。巧合的是仅两年后,经营多年的宁王朱权后代朱宸濠终于按捺不住了。明武宗一早就对江南才满怀憧憬,正当他盘算着借平叛之机借道南巡时,一纸捷报很不合时宜地摆在了他的面前。这封捷报禀报宁王之乱已经被平定,皇上没必要冒着风险南下了。

得知此事后,朝廷上下多少有些震惊。毕竟宁王势力经过四代积累,已经拥有极其庞大的人脉和雄厚的财力。当时宁王朱宸濠号称拥雄兵十万,朝中许多位高权重的官员也纷纷选择依附。那么,究竟是何方神圣扫了皇帝的兴致呢?此人不过是汀赣巡抚佥都御史,职位就跟当地的检察官相当,捷报里有此人的名字,他便是王守仁,也就是我们熟知的王阳明。

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史书中有关此君的传说非常多,他出生于名门望族,父亲是成化年间的状元王华,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家境殷实。据说王守仁的母亲怀胎十月多也不能分娩,直到有一日,他的祖母梦见天神抱着一赤子从云端而降,王守仁这才诞生。最初,王华为其取名为“王云”,王守仁直到5岁时也不能说话,但只要看过的书都能记下。有一高僧路过王家,看到王守仁后忍不住摸着他的头说:“好个孩儿,可惜道破。”祖父旋即取《论语·卫灵公》中一语“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为他改名为“守仁”,王守仁这才能开口说话。

12岁时,王守仁就读私塾,吟诗一首曰:“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若有人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月更阔。”13岁时,他便同私塾先生谈论天下大事,并说“科举并非第一等要紧事”,读书最重要的是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圣贤人。14岁时,王守仁学习兵法;15岁时,他屡次上书皇帝献策平定叛乱,不过并没有受到重视。

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王守仁真正名扬天下是在贵州龙场做官之后,他于弘治十二年考中进士,正德元年因为弹劾宦官刘瑾被贬官至龙场做一个小官,几乎断了政治生涯,这段坎坷却无意间成就了他。刘瑾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权阉,为人阴狠,他把王阳明贬到龙场还不算,又派出一批杀手在路上截杀。王阳明把自己的衣服扔进江中伪装自杀,还留下了一封遗书,这才躲过一劫。龙场上任后,王守仁深入百姓之中体察民情,政绩斐然。

宁王之乱时,王守仁在没有得到朝廷批准的情况下自告奋勇担负重任。当时,他手中并没有多少兵马,匆忙之中也仅仅拼凑起一支约2万人的部队,士兵素质参差不齐,武器装备匮乏落后。他却并不慌张,将“兵者诡道”的手段玩弄到了极致。他先是虚称自己手握八万精兵,又处处避免同宁王兵马正面交锋,下令拖延时间,等对方的火炮和箭支耗尽后再发动奇袭。王守仁以小博大,最终在鄱阳湖活捉宁王,整个过程也不过才35天。可以说,王守仁几乎凭借一己之力避免了一场明朝的内乱。

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宁王之乱平息后,天下人都知道王守仁居功至伟,但因为种种复杂原因,明武宗并没有封加官进爵。王守仁平定叛乱的捷报到京城后,眼看皇帝脸色不好看,手下赶紧将捷报“藏”了起来。武宗顺势假装不知道此事,仍然按计划南下。王守仁当即做出对策,他在半路献上宁王,希望武宗能够改变主意班师回朝。哪知手下有个叫江彬的武将为了投武宗所好,居然出馊主意要放掉宁王,让武宗“亲自”擒拿一次。眼看事情向着一个荒谬的方向发展,最终,王守仁不得不将宁王交给一个叫张永的太监,让他把宁王带到武宗面前领赏。

从武宗一朝开始,明朝党争的苗头已经按压不住。大学士杨廷和与王琼积怨颇深,王守仁是王琼的幕僚,他淡泊名利,常常将功劳让给王琼,深受杨廷和嫉恨。在杨廷和及其党羽经常旁敲侧击,中伤王守仁,这使皇帝对其印象很不好。虽然王守仁的官职看上去并不低,但他从来没有真正地进入过核心权力圈。嘉靖刚登基时着急做一番大事,他本想重用王守仁,一群官员却造谣称他信封邪说,嘉靖只能作罢。

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表面上看,王守仁不能再进一步,是官场斗争的结果。从更深层的一面来看,他不能被摆在十分显赫的位置上,这也是注定的。在考取进士前,王阳明一直信奉朱熹理学,对“格物致知”一说深以为然。然而,当王守仁看清了这套说辞实际上是被摆在“国学”的位置上、用来压制人们思想的工具后,果断另立门派,创立了“知行合一”的心学。在极短的时间里,这套学说产生的影响力就能与程朱理学平起平坐了。当一种思想足以撼动“国学”的同时,它也在动摇着封建统治者们的政权根基,我们由此不难想象统治阶层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因此,阳明心学被诬“邪说”,王守仁备受排挤,这也是必然的结果。

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嘉靖六年,思恩、田州一带爆发叛乱,地方政府多次镇压无果,嘉靖只好请王守仁出山,承诺此事过后一定对他大加封赏。当时王守仁已经重病,硬撑着完成使命后辞官返乡,最终病逝在途中。他的棺材路过江西,江西父老官民皆披麻戴孝,一路上都是自发为他送行的人,场面十分震撼。

如今有一种观点认为,王守仁是明朝最被低估、最伟大的人物,他并非处在一个显赫的位置上,却不动声色地影响了历史。实际上,王守仁对历史的影响并不局限于一朝,它甚至一直延续到了近现代:他的心学从江南向江北过渡,从明末贯穿清初,戏剧小说在其影响下渐渐有了人文主义色彩,人们开始追求现实生活和自由爱情,影响力堪比西方的文艺复兴;心学流传到国外,许多国家争相研究和学习,日本在其启发下掀起了明治维新运动。

此人能力强得可怕却极其低调,几乎靠一己之力影响了明朝历史

有一批人把王守仁视为能够同孔子平起平坐的“圣人”,东乡平八郎就非常崇拜王守仁,他终生携带着一枚刻着“一生俯首王阳明”的印章。蒋介石曾回忆称:他于1908年留学时发现,日本的大街小巷随处都能看到王守仁的作品。他对此不禁感叹道:也许中日两国的差距就是一个王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