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欠你两只虎

猫扑汽车 2019-12-03

一、惹大祸

清末那会儿,凉州城出了一位画家,姓李名松,擅长画虎。但他却有个规矩,自己的画只赠有缘人,谁要是上门索要,或者是出钱买,对不起,一律不画。

这年秋天,凉州新来了个王知府,听说李松的画十分有名,便想弄一幅送给总督大人。府衙赵通判得知后,觉得这是个巴结上司的好机会,便径直来到了李松家索要。

民间故事:欠你两只虎

赵通判进了李府,往太师椅上一坐,跷着二郎腿说:“李先生,新任知府王大人听说你虎画得不赖,打发我登门来拜访,能不能破例给大人画一幅啊?”李松听后,不卑不亢地回答说:“真不巧啊,昨晚去茅厕时,不小心跌了一跤,伤了手腕,伤筋动骨一百天,想画也画不了。”

赵通判听后,啥话也不再说,起身就走了。他心里却恶狠狠地说:好你个李松,敬酒不吃吃罚酒,咱走着瞧!

再说,李松家养着一条大狗。这天上午,大狗听见院门外传来一阵“嘎嘎嘎”的叫声,忽然挣开绳子,冲出院门。它见一对大白鹅摇摇晃晃朝湖边走去,竟扑了上去,把其中一只咬死了!

赶鹅人不答应了,来到李家算账。当时李松并没放在心上,轻描淡写说了句:“赔你一两银子就是了。”谁知赶鹅人哼了一声,说:“一两银子?说得倒轻巧,你知道这是谁的鹅吗?这是知府王大人的心爱之物,从南方特意带来的,你自己去禀告王大人吧!”说完,扭头就走。

李夫人知道闯了祸,忙打发下人追上赶鹅人,塞了五两银子,央求他圆个谎,了了这事。谁知,赶鹅人连看都不看一眼,甩手而去。

联想到前阵子赵通判来要画,李松没给,如今又惹上这等麻烦事,这可咋办啊?李夫人思来想去,让李松画一幅画,亲自送到赵通判手上。

李松一听,脸一沉,毛笔一扔,说:“你不知道我的规矩啊?”李夫人又气又急,都啥时候了,还讲这破规矩。

两人正在拌嘴,书房里忽然闯进来两个官差,二话不说,把铁链往李松脖子上一套,生拉硬拽将他拉出李府,关进了大牢。

李夫人急坏了,赶回家翻找了一遍,想找幅画送过去求情,可折腾了半天,竟然连半张都没找着。

这时,一个下人出了个主意:“夫人,要想救出老爷,只能去找张好嘴了!”

这张好嘴在凉州城的名气是响当当的,他能说会道、能言善辩,在城中开了一家杂货铺,只要客人进了他的铺子,听了他说的一番话,不买点东西就觉得过意不去。因此张好嘴的生意特别红火。

下人见李夫人还在犹豫,就催道:“夫人,眼下救老爷要紧,顾不了那么多了!”李夫人只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提着厚礼,找到了张好嘴。

张好嘴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连忙摇手说:“李夫人,我哪有这本事啊,您还是赶紧想别的办法吧!”

李夫人央求道:“张掌柜,凉州城里谁不知道你嘴上的功夫啊,只要能把我家老爷救出来,提啥要求我都答应你!”

张好嘴低着头想了想,说:“那我就试试吧。要是救出李老爷,赠我一幅画便成!”李夫人自然满口答应。

二、欠下债

到了审案时,张好嘴拉着李家的大狗来到了府衙。凉州城的人听闻此事,把大堂里外围了个严严实实,想瞧张好嘴是如何帮李松脱罪的。

因为事主一方是王知府,为了避嫌,案子由赵通判来审理。赶鹅人讲完案情后,李松点头,承认有这回事。赵通判听后问张好嘴:“张掌柜,你还有啥话要说吗?”

张好嘴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把大狗牵过来,问赶鹅人:“咬死大白鹅的是这只狗吧?”

赶鹅人“嗯”了一声。张好嘴又转向赵通判,说:“大人,这狗和鹅是不是都是畜生啊?” 赵通判愣了一下,说是啊,你什么意思啊。

张好嘴呵呵一笑,说:“大人,既然是畜生之间的事,是不是就跟人没关系啊?如果非要把人再掺和进来,传出去可就贻笑大方了,说大人您是人畜不分,是不是这个理啊?”围观的人听后,哄堂大笑起来。

赵通判的脸立刻变成了个猪腰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张好嘴又指着大狗说:“大人,这畜生就交给您了,要杀要剐随您,要是没别的事,我和李老爷就先走一步了。” 赵通判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离开了府衙。

一出府衙,李松冲着张好嘴作了一个揖,扭头就走了。回到家后,李夫人把答应送张好嘴画的事说了出来。

不料,李松却挺着脖子,说:“你答应人家的,你去画去!”

李夫人听后哭笑不得,她见李松死活不答应,只好想了个办法:“要不这样,你先给张掌柜写个欠条,这样既不坏了你的规矩,也好让我给人家一个答复。”

李松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他提笔写道:今有李松,欠张掌柜老虎两只,立此为证。李夫人拿着欠条,找到张好嘴,解释了一番。张好嘴好说话,还打趣说:“有这张欠条就够了,李老爷肯定会说话算话的,要是不送,我拿着条子找他要去!”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年多。一天,张好嘴的铺子里进来个俊俏的女人,后面还跟个跟班,看样子是大户人家的太太。

张好嘴笑脸相迎。女人看上了一支做工精致的玉簪,跟班过来付账,问张好嘴:“多少钱?”

张好嘴回答:“不多,就五两银子。”跟班正掏钱时,张好嘴习惯性地说了句客套话,“您拿走吧,还给啥钱啊!”谁知,跟班一听,立刻把刚掏出来的银子又收了回去。

张好嘴一看着急了,搓着双手,赔着笑脸解释说:“我就是跟您客气了一句,小本买卖,要真送可实在是送不起啊……”

不料,那跟班立马就翻了脸:“他妈的,跟我耍嘴皮子!说出来的话还能收回去吗?”说着话,他把五两银子“啪”的一声往柜上一拍,“信不信,我马上就能叫人封了你的铺子!”说完,气呼呼地陪着太太走了。

张好嘴一下子愣住了,他心里不踏实,便去找人打听,究竟是哪户人家的跟班,口气这么横?当他一听结果,脸就吓绿了,那女人竟是知府王大人新娶的三姨太,自己这下可闯大祸了!张好嘴急忙托了个在府衙当差的熟人,当晚提着厚礼去找三姨太求情。但三姨太却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这把张好嘴急得一宿都没合眼。

第二天,张好嘴的店里来了一伙官差,他们说张好嘴贩卖私盐,并很快搜出了一大包。张好嘴知道自己被人栽赃陷害了,急忙作揖求情。可官差根本就不听,当场查封了铺子。

事后,张好嘴的熟人过来点拨了他一下,说只有去找赵通判意思意思,才有可能把铺子要回来。

当天晚上,张好嘴就敲开了赵通判的家门。见面后,他把铺子的事讲了一遍,并送上了一张银票。

赵通判瞄了一眼,开口说:“张掌柜,听说你手里有一张李松写的欠条,只要你去把他欠你的那幅画要回来,我就能拿着画,替你去向王大人美言几句。否则,这事情可不好办啊!”

张好嘴终于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赵通判在捣鬼,目的还是为了得到李松的画。可眼下的问题是,就算自己厚着脸皮上门去讨,李松也不一定肯画啊。

但张好嘴为了自己的店铺,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李松。他把自己的遭遇讲了一遍。李松十分气愤,沉思了一会儿,便爽快地说:“你明天一早过来拿画吧!”

等张好嘴走后,李夫人仍觉不可思议,她问丈夫:“你想通了,真给那个狗官画画?”

李松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三、还了情

次日一大早,张好嘴果然从李松那里拿到了画。他一刻不敢耽搁,赶紧送给了赵通判。赵通判打开一看,只见画中高山耸立,一只威猛的上山虎在回首怒吼,签的落款正是李松。赵通判大喜,打发走张好嘴,立刻去见王知府。

王知府看完画后,也是难掩欣喜之色,他说:“下个月就是总督大人的六十大寿了,正好当作寿礼!”

几天后,张好嘴的铺子总算要回来了,但里面的货早就所剩无几,那姓赵的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啊!

半个月后,凉州城里忽然传出一个消息,说王知府送给总督的一幅画捅了娄子。在总督的寿宴上,他送的那画挂出来没多久,落款处忽然多出了两行字:为虎作伥气数尽,狐假虎威寿命终。总督一看,鼻子都气歪了,好端端的寿宴全被搅黄了。王知府气急败坏地赶回来后,立刻派人去抓李松,谁知早已人去屋空。

王知府便把全部的怨气撒在了赵通判头上,给他定了个徇私舞弊的罪名,发配到了千里之外的边疆。几天后,王知府也被总督革了职,灰溜溜地离开了凉州。

张好嘴听到消息后,十分惊讶,李松究竟用了啥办法,竟然能让画纸突然冒出两行字,还让赵通判和王知府都遭到了报应?可惜,这个问题已经无人可答了。

十年后的一天,张好嘴的铺子里来了个陌生人,自称是李松的徒弟,特意来还一件东西。说完,他拿出一个画轴。张好嘴打开一看,竟是李松画的一幅画。奇怪的是:上面除了一湾溪水和一堆乱石,一只老虎也没有。

张好嘴问:“上面怎么连个老虎的影子都没有啊?”

陌生人微微一笑,说了句:“会有的。”说完就走了。

张好嘴心想,李松是大画家,今天专门托人送画,已经是给足自己脸面了。于是,他就把画挂在了家中厅堂之上。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张好嘴到厅堂,冷不丁抬头一看,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李松的画上居然出现了一群老虎,睡觉的睡觉,喝水的喝水,玩耍的玩耍,仔细数了数,大大小小居然有一百多只。

张好嘴得了李松百虎图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人们纷纷来瞧稀奇。不少人上门来买,但都被张好嘴拒绝了。

不久,李松的徒弟再次登门而来,说是来拿欠条的。张好嘴好奇地问:“我很想知道,你师傅用的究竟是啥办法,让画上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老虎来?”

徒弟笑了笑,说:“师傅把柠檬水和米汤掺在一起画虎,画纸干了,老虎才会慢慢显形。”张好嘴“哦”了一声,又不解地问:“他为啥送我这幅百虎图啊?”

徒弟撕碎欠条后,回答说:“十年前,师傅欠了你一对虎,母生子,子生孙,十年过后,不就正好是这个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