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棠下这4家美食店,我决定放弃“朋克式养生”!

中国北京网 2019-05-15

人说:

生活不只眼前的枸杞

还有红豆、薏米、筒骨汤……




年轻人,你可能不认识上社

但你一定听说或正在“朋克式养生”

所谓“朋克式养生

就是一边吃辣条,一边喝着金银花茶

一边吃完火锅上火,再来顿冰淇淋降火


假如你刚好又住在一个遍地美食的地方

就更管不住嘴了:早上油条煎饼

中午牛杂火锅,晚上炸鸡啤酒

再来一顿烧烤,人生不要太圆满!



就是这样,很朋克的潮妹

喉咙又又又发炎了

到了夜晚,吃了一天白粥的潮妹

灵魂出走到了这里

美味+养生,原来一点都不冲突!



进入上社牌坊,走个大概一百米

就来到这家河南羊肉鲜汤

 店里正在收拾准备打烊

但客人一来依然没有怠慢

整个环境宽阔明净,给人一种舒心感


 

此时天气微冷,吃个羊肉御寒正好

我才不会说是被菜单上的

滋补”俩字吸引进来的呢~

 店里上菜速度极快,还特别提醒:

搅拌一下汤底,把盐巴散开

 


先来看羊肉滋补烩面

这比我脸还大的一碗竟是小份

不得不说河南朋友太实在了

 


面条是店家手扯的,有2厘米宽

轻轻一咬即断,嚼着特别有劲道

不习惯吃宽面的朋友

点单的时候可以说明要细面

 


汤底由羊骨、羊肉等熬制而成

呈较浅的乳白色,味道浓郁

一口下去仿佛吸收到骨头里的胶原体

老板说,汤头要用文火长时间熬煮

滚滚的羊肉汤出炉,他们才开始营业

 


再来看羊肉汤

和烩面汤底的醇厚不同

这份羊肉汤较为鲜甜清逸

不仅暖融,且无膻腥之气

 羊肉片切得极薄,口感细嫩

 


觉得光吃面喝汤有些乏味的潮妹

还是忍不住作死点了个葱油饼

但!为了继续贯彻养生理念

我决定——羊肉汤泡饼!


 

饼皮烤得香脆,但整体比较硬实

在汤里“涮”两下反而中和了它的干和腻


据说以上除了葱油饼

基本都可以壮腰健肾、调理肢寒

嗯……很养生了


地点:上社横街1-22号

营业时间:11:00-23:00

人均:15元


出了店门,顿觉手脚冰凉

看来羊肉的“御寒大法”还没开始生效

这时候,就少不了一锅热乎乎的咸粥了



在口岗新大街拐个弯

就看到据说开了八年的利群砂锅粥


 

这里夜间氛围极好

门外由栅栏围成一个小院子

人们就在星星灯旁边相互攀谈

 


店门口是砂锅炉灶和摆放食材的冰柜

一走近就会有人问你:吃什么?

食材丰富,鱼类、肉类、丸类……

砂锅粥可以任选四种或五种

 


砂锅粥刚端上来的时候很烫

小泡泡连同芹菜香菇一起沸腾



 粥面粘稠,入口软滑

但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清淡,偏咸

潮妹点了虾、蚝、草鱼、猪粉肠作料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草鱼,鲜香入味

猪粉肠小而韧,吃起来比较脆口

粥中加了胡椒和孜然,所以没有太多腥味

一锅一人食,吃下来很有饱腹感


地点:上社口岗新大街凯瑞宾馆楼下

营业时间:10:30-凌晨1:30

人均:15元


街上行人越来越多,在喧闹的音乐声中

许多人选择在拐角处安静的小店落脚

比如这里——



看到辣鸡粉,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直到店家端出热气袅袅的筒骨汤粉


 

这性冷淡的色调

这简约而不简单的搭配

不正符合我傲娇的喉和胃吗!

 


小份的就有这么一大块筒骨

紧实的肉围成一圈,用筷子很难撕开

想尝尝更多鲜味,不妨吸一下骨髓



肉本身只有淡淡的甜香

蘸上店家配的酱油碟

就多了腥咸的风味



汤底清淡,没有过多盐和味精的干扰

可以细细品尝原汤的营养

米粉和各种配料的分量都相当足

10元一小份,嗝,潮妹已经很饱了



店面虽小,却容纳了不少深夜觅食的人

木墙板与绿植,点缀出静谧的情调



这家店以出品粉面饭为主

粉和面有多种选择

无论正餐或夜宵都可以来尝试~


地点:上社口岗新大街24号(车站路口)

营业时间:10:30-凌晨3:00

人均:10元


走着走着,潮妹又来到

时常排着长队的荆州锅盔

……旁边的皇帝粥



理智告诉我

不可以去想隔壁的梅菜扣肉饼!

于是把注意力转移到粥铺上



店内挂着大大的“皇帝粥之妙处”

没错,调养自己才是真理!

 


因为主营早餐

晚上这里所剩的粥品不多

不过小米南瓜粥及红豆薏米粥

都适合疲乏的路过者一试



小米南瓜粥需要自行加糖

南瓜搅得很碎,几乎不见踪影

粥感软糯,还伴有小米的清香



红豆薏米粥颗粒饱满,稠而不烂

甜度稍高,但胜在清爽可口

吃多也不觉得腻味



秋冬季节容易感到口干舌燥

来一碗温热的甜品,既滋润,又暖心


地点:上社口岗新大街39号

营业时间:6:00-23:00

人均:5元


离开的时候已经很晚

归来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狭窄的小巷各种食物热气腾腾

握手楼里亮起一盏昏沉小灯



不好好养生,哪有资本作死